食色

颜狗一枚 信奉颜值即正义 多情也长情 杂食 主BG 唯白
无授权禁止转载

【百里守约x你】喜欢吗

*少儿不宜,慎入
*有bug
*前文在主页

想到一个斯文败类老师亮×外纯内骚班花你的车,以后当粉丝福利发(偷偷再记一个白白全皮肤和你五劈的,不说,擦鼻血去。)

你们老公很棒

【本尼×你】

他回到家,踏进门口。她帮他把拖鞋拿过去,像条小狗蹲在他脚边,等他换上拖鞋,再把换下的鞋放好。
脚踮高高的,他笑着,让她成功索取到一个清水的吻。然后就看到她蹦哒开去给他放洗澡水。
她换上白色纯棉的睡衣,爬上床,钻进厚厚软软的被子,看起来更柔和些,背靠在床头,拿过床边柜子上的一本诗集翻阅。
床的另一侧大面积的深深陷下去,她闻到清新带点潮湿的味道,她把书给他,缩进被子,挪过去一点,抱住他温暖的肚子,头贴上去,蹭了蹭,闭上眼睛。
他修长的手指拿着书,仿佛随时可以穿着睡衣登台朗读的样子。不过此时她是他唯一的听众。
低沉如古典音乐、性感如位曼妙佳人的声音流露出来感染美化空气:
心,钝痛着
无力了麻痹的意识
有如饮下一杯鸩酒
或把鸦片烟销云流
分分钟过去,我沉溺在忘川河里
我并不嫉妒你的欢快
反而为之欣喜
你是树林的轻翼精灵,
在水青冈和重影间
在这悠扬的天地中
你高展歌喉,独唱一曲夏颂
像一抿久藏深窖的陈酿
那香醇的口感犹如芬芳和乡绿
犹如普罗旺斯香颂,舞着
犹如沉浸在阳光下的快乐

她的胸脯平缓起伏着,他放好书,俯身亲吻一下她的额头。
关了灯,安静了,他把柔软的她抱在怀里,暖呼呼的。

【百里守约×你】喜欢你很久了

傻白甜没有,骚浪贱有,严重玛丽苏OOC,注意避雷,不喜勿进

午夜时分,万籁俱寂,大声的手机来电铃声突然响起,划破静谧的空气,刺激正在熟睡中的她的耳膜。
皱着眉迷迷糊糊的摸到手机,抬下眼皮按了接听,放到耳边,粘糊又有些不满的说,喂。
过了几秒,对面才传来有些虚弱的既熟悉又陌生的声音,我是守约。
守约。她清醒不少,又在心里默念了一遍他的名字。是久未见面,却不曾忘记想念的人了,她坐起身,露出温柔的笑。
刚想说话,他还是有些虚弱但又抑制不住兴奋的声音又传来,我喜欢你很久了,现在想知道你的心思。
她承认,她的第一反应确实是开心喜悦的。她和他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往大了说,她见证他从小帅哥长成大帅哥,从优秀学生变成保家卫国的狙击手特种兵。往小了说,她知道他待人真诚、温柔体贴,不抽烟不喝酒。想不喜欢都难。可惜当年太害羞,就算知道他要去当兵了也不敢说。
不过现在已经清醒过来的听出他声音里的异样的她,更多的是担忧,她知道他就现所处的环境打个电话有不容易,偏要在这时候说,难免让人想多。便问,发生什么事了?
他难得有些强硬说,你先回答我。
她抓紧手机,我也是喜欢你的,现在可以跟我说到底发生了什么吗?
她清楚听到他松口气的声音,莫名脑海就浮现出他笑着的样子,已经好久没见到了。
他终于说了,执行任务时出现失误,差点死了。最后一刻,我遗憾没能孝顺父母和没能跟你表明心意。还好,我还有机会。
她说,你好好的,我等你回来。
他说,嗯。
挂了电话。她捂住胸口,那里刚才狠狠疼了一下。

预告:如果有后续的话,就是开车了。嗯,名副其实的狼。

想在他睡觉的时候用手指轻轻刮过他高挺的鼻梁,想用指腹细细描绘他如剑的浓眉,想亲吻他的嘴角,然后看他醒来,一双眼眸不染纤尘,看着纯良无害。

他是如冰山那样壮阔、极致、惊心动魄的美。

他像雪山上最纯净、清澈的湖水,像最娇嫩的花朵,像最可爱的小动物,像最明媚、温暖的阳光,像最璀璨的繁星,像清风,像细雨,像初雪,像甜得刚刚好的糖果。

【李白×你】月色如水

短小

你单手抵在曲起的膝盖上托腮,独自在门槛上坐着,眺望天边的月亮。月亮难得的又大又圆,月光之明亮,恍若白昼。可你的眼神还是有点空。
他轻轻的来,还带着一股酒香。你立马站了起来,李……
“白”还没叫出来,就突然感到腰间一紧,随即凌空而起。突如其来的离地吓得你猛地低头闭上眼睛,紧紧抱住他。
一直没敢睁眼。等感到脚下再踩到一根什么东西上,才慢慢把眼睛睁开。往下看,原来脚下是根略粗的树枝,而地面似乎遥不可及,惊人的高度又让你提了一下心,下意识就又更加用力的抱紧他。
抬头看向他,他侧脸看向月亮。精致的侧脸在清冷如水、皎洁的月光的照耀下,有些透明感,美得惊心,美得不真实。线条完美,好看的眸,盛满月光。
你忘了呼吸,更忘了害怕。
只是突然想到待会要是让他看到自己一副痴迷脸,怕又是要笑话,便强逼自己转移视线。也转头去看月亮。
比以往见的都要大,别开生面,也是最近的一次,仿佛触手可及。圆满又明亮。
你沉醉在美轮美奂的月色里。他修长的手指轻轻勾过你的下巴。看向你的眼睛似有水,很深很柔。
你心跳加速,脸颊泛起绯红,却还是看着他,期待着某些东西。
他低头,轻柔吻下你的唇。
“中秋快乐”
“中……秋快……乐”
他唇里的酒香味更浓。
巨大的圆月在你们身侧,亮得温柔、安静,像在默默见证什么。

2017.10.04

美色记录——《杀破狼Ⅱ》高晋

在阴暗混乱的监狱,他穿着贴身一尘不染的黑白西服三件套,头发油亮一丝不乱的向后熨贴着,露出整张线条硬朗、棱角分明的脸。身姿挺拔,举止优雅。
常态是严肃的紧抿着唇,黑亮的瞳仁平静而潜藏着危险,不怒自威。
发怒时绷紧着脸,眼睛迸发出凶狠凌厉的光,叫人不寒而栗。
拿刀利落的划开人的肚子时,听到刺破空气的大声的惨叫,愉悦勾唇,眯眼。
穿西服打架,动作狠辣而干净,招招致命又潇洒如风。漂亮的领带歪了,还要扯一扯正好,
被打伤,鲜红艳丽的血顺着额头边上流下,从嘴角流出,一撮头发斜着落在额头前。完美的雕像有了恰当的残缺,更加迷人。衣服还算整洁,神情还是面不改色的镇定自若。
修长的手指夹着点燃的烟,袅袅升起的烟雾缭绕,朦胧他的脸,有着别样的风情。
他衣冠楚楚,他禽兽不如。

【燕淳】幻梦,续

非常迷你

燕洵抱着淳儿娇小的身子躺在华丽又柔软的大床上。
淳儿突然看到他有点不一样的左手,就坐起身扯过来抓在手里。明明是只修长且白皙好看的手,唯小指上却是个坚硬、冰冷长长的黑色戒指。她低头轻柔的抚上,不禁怜惜的问,这怎么弄的?
燕洵也坐起来眼神深邃的看着她,除了有关她身份的问题,其它的他都会如实回答,这次也是实话实说,曾经为保护一个心爱的人断的。
她仰头平静的看他,后来呢?
他语气淡淡的,但她并不爱我,后来跟另一个人走了。
她垂眸,小心翼翼的把他左手握起来,明明知道已经过了很久了,还是傻傻的认真对着呼呼吹气。
他刚想忍俊不禁发笑。就听到她说,没关系,以后有淳儿保护燕洵哥哥,再也不会让燕洵哥哥受伤的。
他还是笑了,笑得明媚又温暖。他用另一只手把她紧紧搂入怀里,下巴抵着她的小脑袋,燕洵哥哥也会倾力保护淳儿,让淳儿永远平安快乐。

【燕洵×元淳】幻梦

*没头没尾、乱七八糟的超短篇,后续未知
*没看剧,靠刷剪辑瞎猜想剧情(虽然这里没啥剧情)
*还是没忍住为欢喜的柿子写点什么(穿喜服画烟熏妆的柿子好看得让我想跪)。对于黑化有几句话想说:从未想过洗白,他怎样我都喜欢,而且黑化明明很带感

燕洵每晚会去静静看她一会再回寝宫。大夫说她后脑上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身体已无大碍,但就是不醒,就像睡着了一样。
有天,燕洵照例坐到床沿,视线停驻在她美眸紧闭、巴掌大的精致小脸上。他伸出骨节分明大掌,轻抚,游移。
忽然,细长又密的睫毛微颤,美眸缓缓睁开来,眼底竟是一片的清澈。
燕洵脑海浮现出往昔那个单纯可爱天真烂漫的小人儿,心不免有些隐隐作痛。
小姑娘偏头看向他,呼吸一滞,眼中泛出光来,顾盼生辉。
脆生生开口,你是谁?
眼底的震惊一闪而过,他面不改色低沉道,我是燕洵,燕北王。
小姑娘又注意他放在自己的脸的手,问,我又谁?你干嘛摸我脸?
他没收回手,依旧专注的轻轻抚着她脸。
半响,小姑娘听到他说,你是淳儿,我的王后。
她有点懵,却还是情不自禁的笑了,眉眼弯弯。
他看着,也露出一个久违的笑,极浅,但总归是笑了。
忘了也好,他已回不去,那就让他帮她编织一个完美的梦,做回那个纯真无邪的自己。是他欠她的,也是为了自己。
活了戏剧化的大半生,以前纠缠在一起的人,个个都离他远去,到头来,独留他一个人恍惚觉得,这都像场梦,一切都没存在过。包括他自己。
只有看到元淳,才能让他觉得自己是活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