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色

【朱一龙×你】禁忌之爱

*兄妹

    在你的少年时代里不存在什么梦中情人白马王子,只有全世界最好的哥哥,那些追求你的人,没有一个比你哥哥好看、比你哥哥温柔、比你哥哥对你好。
   
    所以说,要男朋友干嘛呢?有哥哥就够了。或者,把哥哥变成男朋友。
   
    结果呢,他竟然跟你说要离开你,去北京。
   
    你一气之下,跑到了酒吧,你想喝醉,想消愁,又想引起他的关注,想酒后吐真言。
   
    总之,不要命似的一杯接一杯地喝,直到再也喝不下,醉倒在吧台。
   
    他找到了你,紧抿着嘴,默不作声地付了钱,再将你背起来,走出酒吧。
   
    夏日的夜晚,凉风习习,驱散了一点你红通通的脸的热度。你微微睁开眼睛,看见他距离不超过五厘米、柔和的路灯灯光下青涩而帅气的侧脸,痴汉似的笑了一下,便又睡了过去。
   
    意识模糊的你自然没注意到他的脸绷得很紧。
   
    回到家,他将你背到沙发上,把你抱着他脖子的手拉开,手却被你抓住,想抽出手来,去给你倒杯水,你却一下子惊醒,急忙抓紧他的手,眼泪刷地就流下来,水汪汪的眼睛可怜巴巴地看着他,哽咽着说:“可以不要走吗?哥哥,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他没说话,用力地抽出手,直起腰,转身,留给你一个冷漠的背影。
   
    你从沙发上走下来,紧紧抱住他的腰,脸贴在他的背上,平静而坚决地说:“如果我说我喜欢你呢?男女之间的喜欢。”
   
    他扒开你手,转过身,在你还未反应过来时,就吻了上来,粗鲁蛮横得仿佛换了一个人,简直是要把你吃了的架势。
   
    吻到你实在呼吸不过来,才放过你的嘴唇,用力将你抱在怀中温柔地说:“你没有后悔的机会。”
   
    “嗯。”

【索尼克×你】

【约稿】

    1
   
    初次见面,少年穿着带有银色金属的黑色紧身衣,后背别着一把剑,围着长长的紫色围巾,双眼下面都有一抹顺着眼眶画的紫色迷彩,
   
    你很想问他不觉得面前的头发影响他看东西吗?但看他冷酷的表情,你忍住了。互相自我介绍完,便再无话可说。
   
    你打开电脑,开始工作。他坐到窗边,俯瞰外面底下的风景。
   
    专注工作中,很快就到了吃饭的时间。当保镖的,自然要和你一起。
   
    刚走出办公室,你的追求者就捧着一大束玫瑰花走到你面前,你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索尼克立马走过来将你挡身后,二话不说地拔出剑,一挥,一片片红色花瓣落下,悲惨得只剩下绿叶和枝梗。
   
    你“扑哧”一笑,他冷冷地说:“滚。”
   
    你开着红色的法拉利载着索尼克来到一家普通饭馆,在靠窗的位置坐下。你点了沙茶乌冬面和起司厚蛋烧,他只点了鳗鱼滑蛋盖饭。
   
    等饭菜上来的时候,你说:“你是第一个和我一起在一个桌上吃饭的保镖,之前的保镖不是肌肉大汉,就是老爷爷之类完全没有共同语言的人,所以我就让他们到另一桌去吃。虽然知道有点不好,但真的无法在面对他们的时候吃饭。”
   
    “嗯。”
   
    你不并介意他的冷淡,因为你突然好奇他待会要怎样处理脸上中间那抹长到嘴巴的头发,前面的头发真是太碍事了。
   
    饭菜上来了,他从头上取下一个发卡,自然而然地撩起那抹头发,用发卡固定在头上。
   
    吃完饭了再放下来,还真是执着啊。
   
    开车回到公司,你继续工作,索尼克去到练功房练功,要真让他一直待在办公室里,还不得无聊死他。
   
    晚饭叫了外卖,在公司里吃。你往往是公司里除了保安工作到最晚的人,今天也不例外。
   
    天上所有的星星都似乎在衬托月亮的明亮,你带着索尼克到你住的别墅,别墅很大,除了你之外,都是佣人。
   
    你安排完他住你隔壁的房间,就去洗澡,然后到卧室,倒头就睡。
   
    索尼克穿着睡衣,躺在床上,看着窗外泛着光晕的月亮,若有所思。
   
   
    2
   
    索尼克的出现给了你一点惊喜,但日子还是该怎么过怎么过,一周以来相安无事,你和索尼克也算熟了一点,他偶尔还会笑一笑。
   
    直到他来以后第一次遇到怪人,你们刚走出饭馆,就看到体格庞大的蟑螂怪在为非作歹,你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抓住了。但你并没有很害怕,因为你知道索尼克会救你。
   
    果然,索尼克还是面无表情地一剑就解决了那个可恶的蟑螂怪。在你即将下落的时候,索尼克跃过来,伸出手,稳稳地抱住你,你们从来没这么亲密接触过,你搂住他的脖子,看着他被风吹起的头发,紫色迷彩在白皙的皮肤中极其显眼,你莫名觉得性感。
   
    脸上发热的感觉让你知道你的脸红了。
   
    平缓地落到地上,他将你放下,你却还是搂着他的脖子。
   
    “喂,你可以松手了吗?”他不耐烦地说。
   
    你如梦初醒,立马松开手:“不好意思,我们走吧。”
   
    说完,你就自顾自地往右边走,没走几步就听到他说:“方向反了。”
   
    你愣了两秒,再故作镇定转身,往左边走。
   
    “怎么回事?”他在后面嘟囔。
   
    开车的时候不容许你分神想其它的,工作时间也不可以,到了晚上,回到家,躺到床上,你才有属于自己的时间去理清思绪。
   
    回想起白天在索尼克怀里的时候,你又开始心跳加速了。你是动心了吧。喜欢上他也不怎么难以接受啊,虽然人冷酷了点,但说明不会沾花惹草,不管从那方面,都会给人安全感。
   
    而且现在你们形影不离,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加上你自身的条件也不错,所以你还是很有信心让他喜欢上自己的。
   
    第二天,你发觉,喜欢上自己的保镖真是太幸福了,还有什么比天天和自己喜欢的人待在一起更幸福的事情呢。
   
    只要看到他,你就忍不住扬起嘴角。索尼克虽然觉得莫名其妙,但也没说什么。
   
    为了追求他,你取消掉了加班,不是约他看电影,就是约他逛街,甚至学做饭。
   
    拿刀切菜,你已经很小心翼翼了,却还是切到了手指头,鲜红的血立马从不大不小的伤口溢出来。你痛苦地叫了一声,放下刀。
   
    索尼克以你的叫声传到他耳朵的时间,来到你面前。抓起你的手就把受伤的手指头含进嘴里。
   
    他穿着居家服,用舌头吸吮着伤口,面前的头发垂在手指边,痒痒的。
   
    你也算因祸得福。
   
    他感觉差不多了,便把你的手指从嘴里拿出来,可见伤口的流血速度慢了不少。
   
    你还沉浸在喜悦中,他泼冷水似的说:“你为什么要做这些不会做的事情。”
   
    你的笑容一下子僵住,再消失,你怒不可遏:“你说为什么?我一个女生,为什么要约你看电影,约你逛街,还为你学做饭?还不是因为我喜欢你!”
   
    说完,你把手从他手里抽出来,无视他呆住的表情,急匆匆地跑上楼,回到卧室,用力关上门,爬到床上,用被子把自己整个蒙住。
   
    你哭了,这是自父母死后第一次哭。你以为你已经老去,可索尼克让你重新感到久违的悸动的感觉。可他再怎么冷酷,也该明白你明显得不能再明显的心意吧。所以很有可能是他知道了,却装作不知道。
   
    不管是那种情况,都很让人伤心
   
    哭着哭着,你听到敲门声,你从被子里露出头来喊:“走开,我谁都不想见!”,再把被子往上拉蒙住头。
   
    敲门声停了,响起门被打开的声音。
   
    有索尼克在,就不可能让外人进到别墅来。而别墅里的人,只有他才敢这么大胆地什么都说就进到你房间。也怪你自己忘了反锁。
   
    他坐到你床边,难得吞吞吐吐地说:“其实……其实我也喜欢你。”
   
    你也不管自己哭得有多狼狈,立马就掀开被子,坐起身,瞪大还含着泪水的眼睛问:“真的?”
   
    他看着你红红的眼睛,心又柔软了一些。明明在工作的时候雷厉风行、冷艳霸气,下了班就无缝切换软萌的小女生模式。每一面,他都喜欢。但他并不知道该怎么表达。
   
    他伸手过来,理了理你凌乱的头发:“抱歉,让你伤心。”
   
    “亲亲我,我就原谅你。”你红着眼睛,笑着说。
   
    “这么心急吗?。”
   
    “对呀,恨不得立马和你领证结婚,度蜜月,滚床单,生……”
   
    即将说出口的“一男一女”被他的嘴唇堵回去了。
   
    你搂住他的脖子,加深这个吻。
   

试试来约个稿,男神×你,只写bg,谁都可以写(不认识的我会去了解),价钱私聊

要约的私信我qq号

【铁&虫×你】红白玫瑰(6)

*荷兰虫

*姐弟骨科

*bug太多

前文 1  2  3  4  5

    “你怎么知道?”他不可能是猜的,是个人都不会猜别人喜欢自己的亲弟弟,但他又是怎么知道的?就算你们之前见过……
   
    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耳边:“你和我躺在一张床的时候,叫的就是你弟弟名字。你觉得要是他知道了这些,会怎样?”
   
    你再次愣住,话都说到这个分上,你要再没明白是怎么回事,你就是傻子了。那晚上和你上床的人根本不是什么房地产大亨,而是无人不知的钢铁侠,也就是Stark工业的CEO,而你却在和他上床的时候,把他当成别人的替身。但他竟然还要你做他的女人,甚至露出不堪的一面,用你那些不堪的秘密威胁你。
   
    这大慨够你骄傲一辈子了。
   
    他松开你,从口袋里掏出一副棕色墨镜给你戴上,再掏出一副给自己戴上,抓住你的手说:“走吧。”
   
    你六神无主地跟着他往门口走去,走到门口,立马就有无数刺眼的闪光灯接连不断地亮起,要不是戴着墨镜,你眼睛怕是要被亮瞎。
   
    在场的人都可以预知到明天的头条新闻会是什么了。
   
    你和他坐上他的跑车,扬长而去。
   
    你取下墨镜,让清凉的风吹到你的眼睛上,你冷静一会后,说:“你想怎样?”
   
    “期限为一个月,完了我会给你一百万。”他目视前方平静地说道。
   
    “好”
   
    干一晚上是干,干一个月了也是干。

@并没有想好笔名叫什么

【铁&虫×你】红白玫瑰(5)

*荷兰虫

*姐弟骨科

*bug太多

前文 1  2  3  4

    装潢华丽的音乐厅里,每个人都穿得光鲜亮丽人模人样的,不是拿着酒杯侃侃而谈,就是勾肩搭背地跳舞。
   
    晚会过了一半,Tony·Stark才姗姗来迟。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他身上,包括你。他的身形并不高大,但就是有让任何人都无法忽视的气场。
   
    他在众人里,一眼便看到你,和一位男士保持着跳舞的姿势,毫不掩饰地把你从头看到脚。你如木头一般一动不动地站着接受他的注视。
   
    他从容不迫地向你走来。明明有冷气,你却还是紧张得出了点汗。走到你面前的时候,你的舞伴识相地自动松开你,给他让开位置。
   
    他搂住你的腰,牵起你的手,带着呆滞的你动起来。你努力集中精神,避免踩到他的脚。
   
    “你今晚很美。”他认真地看着你说。
   
    你下意识地微笑,说:“谢谢”
   
    等等,什么叫今晚?意思是你们还在别的晚上见过吗?
   
    “做我的女人。”他用的陈述句,云淡风轻得像在说今天天气很好。
   
    你却一下子腿软,差点没给他跪下去。你只能讪笑着说:“你真幽默。”
   
    他用那双漂亮的棕色大眼睛盯着你的眼睛:“我是很幽默,但现在不是。”
   
    你的心在狂跳,如果不是深爱Peter,你一定不会拒绝面前这位富可敌国幽默风趣英俊潇洒还几次拯救世界的男人。
   
    但事实就是你爱Peter爱到可以看着他成家立业,自己孤独终老,所以你没想多久,便直白地说:“抱歉,虽然你很有魅力,但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他出人意料地面不改色,头靠到你旁边,嘴唇贴在你耳边,用很小的音量地说:“你弟弟?”

……他是魔鬼吗?(划掉)

(我竟然在写言情的时候听《Star  Sty》这么气势磅礴的歌)

@并没有想好笔名叫什么

【铁&虫×你】红白玫瑰(4)

*荷兰虫(本章只有小虫出场,提及铁人)

*姐弟骨科

*bug太多

前文 1  2   3

你喜欢红玫瑰,还是白玫瑰?

    “我回来了。”你今天加班加到很晚,累得说话都有气无力的。
   
    关上门,往里走几步,你就看到你的弟弟站在客厅,面对着你。他穿着非常宽松的白T和粉红色的印有hello kitty的图案的裤子,简直有熊猫那么可爱。如果他的脸色不差、眼睛里没有泪光闪闪的话,你会觉得一天的疲惫都消除了。
   
    然而他现在就是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站在旁边的梅姨脸色也不太好,
   
    你急忙走过去,先问梅姨:“梅姨,发什么事了?是Peter做错事了吗?”
   
    她摇了摇头。
   
    你捧住弟弟的脸,跟他说:“告诉我你怎么了,Peter,要是谁欺负你了,我去拧下他的头,给你当球踢。”
   
    他哽咽地说:“我失去了在Stark工业实习的机会。”说完,一把抱住你的腰,脸埋进你的颈窝,不可抑制地小声哭泣起来。
   
    你毫不介意地抚摸着他盐分十足的油腻的头发:“没事没事,有姐姐在呢。”
   
    大不了以后你养他。
   
    你身后,梅姨五味杂陈地看着你们。
   
   
   
    没想到有生之年可以见到钢铁侠本人,之前他来家里的时候,可惜你刚好不在,而现在你难得得到一张Stark先生会出席的晚会的邀请函。
   
    虽然Peter是因为失去在Stark工业实习的机会而伤心难过,但你还是很敬佩Stark先生,无论是天之骄子,还是救世主,你都怀着深深的敬仰之情。Peter还小,是有些稚嫩,能得到实习机会已经很棒了。
   
    天空暗下来,明月当空,繁星点点。你一袭热烈似火的红裙和一头金色的长发相得益彰,踩着红色高跟鞋,风情万种地走进音乐厅。

(我希望不会有人因为女主穿了红裙就认为她是红玫瑰)
   

@并没有想好笔名叫什么

【铁&虫×你】红白玫瑰(3)

*荷兰虫(本章只提及了小虫)

*姐弟骨科

前文 1  2

    “哈喽,弟弟,我是姐姐。”你站在床边,对着床上脸皱巴巴红彤彤才几个小时大的Peter说,“希望能快点听到你叫我姐姐。”
   
    任谁也没想到,Peter人生中说的第一个单词既不是妈妈,也不是爸爸,而是姐姐。在场的你高兴极了,狂亲他的小脸蛋,他张着嘴一直笑,笑得口水都流出来了。
   
    父母的离世让你和Peter成为彼此最亲的亲人,你更加地疼爱他,把他当做自己世界的中心。
   
    直到初中,第一个男生向你表白,你才意识到,你对Peter的感情不单纯是亲情。那时你觉得另一半就是要一起共度余生的人,如果可以,你希望那个人是Peter。但伦理告诉你,你不该这么想,你不该对自己的亲弟弟有非分之想。你只能把对Peter归类于爱情的爱扔进不见天日的深海里。
   
    但你还是当场拒绝了那个各方面都不错的男生,或许你没有喜欢的人的时候会答应他,但那时你清楚地知道,不管是从亲情友情还是爱情上来说,你最喜欢的都是Peter。
   
    你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或许是从他来到这个世界不久就开始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或许在你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会结束。起码,现在还没结束,他在读高中,你在工作。
   
    等他长大交了女朋友,结了婚,你就找个喜欢自己的姐姐或者妹妹但被伦理捆绑住的男人做对同病相怜的夫妻,一直守护着peter,直至死亡。
   
    在深海永眠。   

@并没有想好笔名叫什么

好吧,被屏蔽了,还是得用超链接。

【巴沙×你】绿叶
(手动加粗)

*R18,慎入

传送门

写的是俄剧《切尔诺贝利·

禁区》里的男主巴沙,截了几张他的图出来。

这个剧算是科幻加悬疑的,剧情烧脑也有趣,其他几位主演颜值也挺高,值得一看,关键,巴沙很帅啊,还很霸气,能动手就不跟你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