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色

朋友们,不要只关注,不点爱心点赞好吗?

【庄周×鲲(女拟)】论上位历程

预警:
严重OOC
小学生文笔

序:
一向偏爱人×动物/物,可能是因为它们陪伴在人的身边的时间是最长的,得到的关注却比较少的原因。以后还会写些短篇,可能也会开车。总之,都有会的。最后,祝食用愉快。

如果哪日鲲能开口说话了,它一定会先好好吐吐苦水,控诉一下它的主人庄周。
驮着他走的是它,用脑袋硬生生撞塔撞敌人的是它,虽然幽蓝色的漂亮小蝴蝶是他的,可释放的还是它,总之都是它在出力,它的主人庄周根本就是睡着度过战斗全程。真是太不公平了。
那为什么不离开他,而还是每次战斗都会拼尽全力呢?为什么之前明明被韩信偷走了,有了重新开始的机会,却还是心急如焚拼死拼活的想要游回过去呢?若鱼会流泪的话,当初庄周赶去韩信家看到的,应该是已经哭得泪流满面的鲲了。
为什么?
它也不知道,它只是头鲲。一头时常会在夜深人静时,趁主人熟睡,偷亲的鲲;一头只要听到主人高歌一曲啦啦啦,就会充满干劲的鲲;一头每次听到主人夸自己天然无污染,就会开心的摆动自己庞大身躯的鲲。同时,是头不贪心的鲲。虽然每天都累死累活,但还是就想一人一鱼,相依为命。
直到,那日那个外貌俊朗剑法了得又文采过人除了嗜酒就可谓完美的李白又喝得醉醺醺的跑到家里来,如果只是这样当然没什么,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不过那个酒鬼抓住它主人的肩膀告白是怎么回事!而关键的是酒鬼说完就醉倒在主人身上,主人还没推开!
这酒后吐真言,再看主人的反应和联想到平日里两人就私交甚好,鲲心里一下就警铃大响,危机感袭上。慌的坐立不安。
奈何它是有苦说不出,而庄周虽知鲲有灵性,却也无法猜到那个有些不可思议的心思。
看着主人把自己丢在一边而专心温柔的照顾那个酒鬼,又什么都不能做的感觉鲲感受了一会就受不了了。反正也没人理,呆着又难受,索性出去透透气。
这该是鲲首次独自出来,之前都跟庄周连体婴儿似的,如胶似漆。心里头闷的很,表面上也是垂头丧气漫不经心显得落寞的在峡谷里随意游荡。最后是跑到了蔡文姬家去了。
蔡文姬很惊讶,奶声奶气道,鲲!怎么就你一个过来了,庄周哥哥呢?
鲲有气无力的游到文姬旁边趴在地上,闭上了眼睛。
蔡文姬感受到鲲心情低落,虽心有疑惑,却也不再说什么,而体贴懂事的坐下抱住鲲,用小手一下一下抚摸着它的背。就算内心悲伤逆流成河,到底欲哭无泪,没过多久就沉沉的睡着了。
等醒来,蔡文姬心有不忍道,庄周哥哥来找你了,看到你在这后,很生气,就又走了。
蔡文姬表示自己收到了惊吓,这是她第一次见往常都波澜不惊随和的庄周哥哥生气,而且一气就如此火冒三丈、怒目圆睁。刷新了她的认知。
毕竟没亲眼所见,鲲听完,只又垂下头,心事重重。
没人知道,庄周昨晚失眠了。这和太阳从西边升起这种事无异,但确实是发生了。
冷战归冷战,排位归排位。幸好期间庄周要入梦才能发挥战斗力,倒不会让双方感到尴尬。鲲或是化悲愤为动力,今天超水平发挥,一天下来,战绩可观,胜多败少。
回到家,一人一鱼大眼瞪小眼。
鲲刚想晃一晃缓解气氛,但被庄周抢先了一步。他蹲下身与鲲对视,柔声道,鲲,你愿意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何事吗?
经过了一晚上的时间,他想明白了鲲无法说话,所以他待它是应该多点耐心。
而另一边,短短一句话,鲲就瞬间缴械投降,连忙点头。但它还是无法开口诉说出自己的心意,又急得都原地转起圈来。
到底有默契,庄周猜到,鲲,这次的事情是不是有些复杂,你没办法告诉我?
鲲对着他停下来,又点点头,眼睛散发着热切的光彩。
庄周垂眸思索,没多久就又欣喜的看向鲲,有办法了,我可以入你的梦里,你到梦里告诉我。
这办法简直绝佳。鲲兴奋的点点头后又晃了晃身子,遂趴在地上,安静下来,闭上眼睛入睡。
庄周也立马盘腿坐下,闭眼入梦。
入的是朝夕相处的鲲的梦,比其他人顺利的多。很快眼前就明亮起来。没看到什么特别的,反正就是他一直睡,不过场地发生了变化而已。不战斗的时候,鲲会和小蝴蝶玩,要么就跟他一起睡,总之都是很平淡无奇的日常。不过奇怪的是,他并不觉得无聊,只是又想慵懒的靠在鲲身上看。
直到画面改变风格转到昨晚的场景,他心里随之一个个问号开始冒出。但下面的重头戏,就来帮他答疑解惑了。
眼前变暗,月光洒落,他躺在自己床上的睡觉的一幕显现出来。不可思议的是,四周并没有鲲的身影,而多了一个清秀可爱且身着纹有花纹的幽蓝色衣裙的小女孩蹲在床边。一对眸子和鲲一般圆满、明亮。
庄周正疑惑满满,这时但见小女孩凑近那梦里熟睡的庄周,鼓足勇气般迅速在他脸上一啄,在真的庄周心里掀起轩然大波。
黑暗又拢聚,庄周努力克制住心里的震惊,缓缓挣开眼睛。鲲已经醒了,还是目不转睛的看着他,眼神中除了之前的迫切又多了些担忧,担忧他还是不知道,担忧他知道了给的回应是拒绝。
那小女孩是鲲这点毋庸置疑,但有件事他还是不确定,问,鲲,所以,你是喜欢我吗?
这件事第一次摆到台面来说,鲲倒有些害羞了,扭捏的垂下头轻轻点点。
等再抬起来的时候,庄周脸上已悄然浮现出了笑意。鲲不明觉厉,就拱拱他。庄周柔声,鲲,你先别动。
鲲立马听话安分下来,一动不动。接着看着心悦多年的主人,俯身靠近,在它头上落下一吻,点燃他心里的烟花,炫丽、璀璨。
还没完,他再深情飘来一句,我也喜欢你。不管是怎么都好。
若不是喜欢,又怎么会因它一夜未眠呢。庄周一向随性,喜欢便是喜欢,无论是谁。
话音刚落,只见鲲身上莫名浮现出无数的幽蓝色小蝴蝶将它重重包围,一时流光溢彩。不过庄周免不了担心,幸好下一秒小蝴蝶们就散开消失在了空气中,原来的地方已没了鲲的身影,而变成了那梦里的小女孩盘腿坐在那。她便是鲲。
两人都一脸懵。
鲲先反应过来站起身打量自己,用清脆的嗓音兴奋道,我变成人了。
庄周也替她高兴,笑吟吟的,附和一声,嗯。
可以说话了,鲲自然不吐不快,连忙又跪下来,问,主人你是真的喜欢我吗?昨晚李白不是跟主人你告白了吗?
庄周不慌不忙,伸手揉揉她头安抚,我和太白他,只是朋友。
这下所有一切疑虑都打消了,鲲彻底没了顾虑。
她直接吻上庄周的唇,把他压倒在地。在它的理解里,确定好了关系,就意味着可以做羞羞的事的。别看她像小女孩,其实已经成年了。
接下来的画面少儿不宜,快快退散,
至于李白嘛,

他是作者我的了,不接受反驳。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