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色

【她→狐白】花落知多少(中)

*小学生文笔
*虐向
*论如何不重样吹白白
*多有不足,请多包涵

剑仙李白嗜酒,人尽皆知。投其所好,她去人间费了番功夫,寻得颇具盛名的好酒来。意献给他,表面为报恩,实大家都懂的。
去到打听到的青丘最大最老的一棵参天大树旁边他住的山洞,没人。再到茂盛的大树底下抬头绕了好一会才见到倚在树枝上闭目养神的他。
被郁郁葱葱的树叶包围着,金色的阳光透过树叶间细密的空隙不多不少轻柔的照射下来。色彩搭配的融洽交相辉映,衬得本就绝美的他如梦似幻,美好的不真实。
她抱着酒理所应当的看痴了。
恍惚间,他清冷的声音传来,你打算还想看多久?
她一个激灵,眼睛才恢复聚焦,连忙把视线往下移,毕恭毕敬的道出自己的身份和来意。
当他听到她说自己就是当初被他救下的小狐狸,现在修炼成人来报答他时,他因她的快速成长似乎有些惊讶的抬了一下眼皮,但又很快闭上。
虽说什么琼浆玉液都喝过了,但嗜酒如命的他,还是不介意多尝试一下其它好酒。没说话。勾勾手指,小酒坛就离开她的怀抱,悬浮而上的去,稳稳落到他手里。打开盖子,低头深吸一口酒香,唇形姣好的嘴唇就微微勾起。抱起尝一口,似唇齿留香的咂吧了一下嘴,愉悦道,恩,还不错。
整个过程一举一动,都是极其的赏心悦目。
而紧张得连手心都出汗了的她也终于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露出满足的笑容。
他那双桃花眼此时焕发着迷人的光彩,欲再喝一口,却突然一顿,瞥一眼原地不动的她,道,还有何事?
她深吸一口气,下跪在地,低头虔诚道自己身负血海深仇,非报不可。但无奈仇人人多势众,自己身单力薄,实力悬殊。所以斗胆想拜他为师,望他答应。她自勤学苦练,志坚行苦,尊师重道,谨遵教诲。
屏息以待他若有所思眨一下眼,慢悠悠喝口酒,淡言,我没有收徒弟的习惯。
一盆冷水从她头上浇下去。
大喘气的,他继续道,不过不以师徒之分,但我还是可以教你几招。
她重展笑颜,对她来说,能待在他身边学习就已经是很满足了。
练功不易,他教的剑法复杂多变,她经常练得精疲力尽,却毫无进展。好在她心性坚韧,不易放弃,而且她也没有退路可言。而且虽然很苦,但能每天都看到他,她就充满活力,乐在其中,练功也就渐渐顺利起来。她大慨永远不会忘记那段时光,只有他们两个人,仿佛与世隔绝。
直到有天,他说,你现在的武功已经足以对付那些阿猫阿狗了,就去把仇报了吧。
她也很想报仇雪恨,便听他话离开了青丘,去寻仇。
虽过程有些艰难,但她还是险胜,让那些人血债血偿了,这下父母在天之灵也该安息了。真是值得庆祝的日子,她又去买了坛那个酒,满心欢喜回青丘,然后被打回原形。
隔得很远,她都能看出那个女人很美,穿一身华丽的白裙,整个人仙气飘飘。抵着大树,被低着头的他捧着脸,互相含情脉脉注视,旁若无人。那是她不曾见过的他不一样的温柔的一面,真够刺眼。
她从未痴人说梦的幻想过有天能和他在一起,但那一刻,她依旧心痛得呼吸困难、浑身冰冷。
原来是真的。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