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色

【本尼×你】

他回到家,踏进门口。她帮他把拖鞋拿过去,像条小狗蹲在他脚边,等他换上拖鞋,再把换下的鞋放好。
脚踮高高的,他笑着,让她成功索取到一个清水的吻。然后就看到她蹦哒开去给他放洗澡水。
她换上白色纯棉的睡衣,爬上床,钻进厚厚软软的被子,看起来更柔和些,背靠在床头,拿过床边柜子上的一本诗集翻阅。
床的另一侧大面积的深深陷下去,她闻到清新带点潮湿的味道,她把书给他,缩进被子,挪过去一点,抱住他温暖的肚子,头贴上去,蹭了蹭,闭上眼睛。
他修长的手指拿着书,仿佛随时可以穿着睡衣登台朗读的样子。不过此时她是他唯一的听众。
低沉如古典音乐、性感如位曼妙佳人的声音流露出来感染美化空气:
心,钝痛着
无力了麻痹的意识
有如饮下一杯鸩酒
或把鸦片烟销云流
分分钟过去,我沉溺在忘川河里
我并不嫉妒你的欢快
反而为之欣喜
你是树林的轻翼精灵,
在水青冈和重影间
在这悠扬的天地中
你高展歌喉,独唱一曲夏颂
像一抿久藏深窖的陈酿
那香醇的口感犹如芬芳和乡绿
犹如普罗旺斯香颂,舞着
犹如沉浸在阳光下的快乐

她的胸脯平缓起伏着,他放好书,俯身亲吻一下她的额头。
关了灯,安静了,他把柔软的她抱在怀里,暖呼呼的。

评论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