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色

【燕洵×你】痴(上)

    紧张、害怕、不安这些,在他硬生生直接进入时,全部化为百分之百的痛苦。
   
    她攥紧了身下上好的布料,死死咬住红润的下唇,紧闭眼睛,强逼自己不哭出声、流下泪。
   
    她一个大臣之女,在燕北王的面前,并没有哭的权利。
   
    他冷冷看着,狭长的眼眸里不见波澜,尽管下身粗暴至极。
   
    他突然出去,不怒自威说,转过去。
   
    她痛极了,却还是赶紧照做。双腿打着颤转过去跪趴着,白嫩的臀高高翘起,像一种动物,鲜艳的血沿腿根流下。是从进宫前拿来学习的春宫图上学的姿势。
   
    他再一次进入,骨节分明且白皙的手抓住了她的胯骨。冰凉的,滚烫的。强大的,弱小的。
   
    凶猛的狼王对待猎物是残暴的,它尖锐的粗大的白牙泛着令人毛骨悚然的寒光,毫不留情地狠狠地撕咬开皮肉,露出显眼的惨白,鲜血淋漓,触目惊心。
   
    他的眼神依旧平静。
   
    她是猎物,任人宰割,连悲鸣都不能发出。咬破了下唇,抓破了手心,无休止地无声落泪。
   
    很多很多晚,都是如此。
   
    在他一段时间的辛苦耕耘下,她不负众望,怀上他的种。
   

评论(4)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