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色

【燕洵×你】痴(下)

    他不是她想象中的虎背熊腰面目可憎,亦或年老色衰老态龙钟,而是长身玉立凤表龙姿,可以说是她见过的最好看的男子。
   
    不过确实可怕,吃人不吐骨头。
   
    她怀了孕,他也还是常来,看看。看着她亲手准备小衣服小鞋子之类的,他的面容也是难得地柔和了些。之前是给他缝制衣物。她为他做了很多,看似积极,话却不多。
   
    肚子一天天地鼓起来,她虽身体难受,但心里头高兴。她能感受到孩子的长大,踢她是让她感受最大的。
   
    就算他在场,孩子也不给她留点情面地安分一会。
   
    他蹙眉问,怎么了?
   
    她莞尔一笑,没什么,只是孩子踢了一下臣妾而已。
   
    他露出好奇的神情。他站起身,一步步走到她面前,弯腰,偏头贴近她大大的肚子。
   
    过了一会,孩子又踢了一下她。
   
    她没反应。她看到他笑了,真正开心地纯粹地笑,露出两排大白牙,发出愉快的笑声,往日充满威严目光的丹凤眼眯了起来,风情万种。
   
    她眼里满是痴迷,世间万物化为虚无,她只看得到他。
   
    在他抬起头的一瞬间,她看向自己的肚子,用慈爱的目光。手抚摸着。
   
    她对他的爱,像棵纤细的稻草,是救命稻草,又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棵稻草。
   
    她毫无保留全心全意地爱着肚子里的孩子,身体里流着他的血的孩子。
   
    他俯视着她,眼里有柔软的白云驻留。
   

评论(2)

热度(34)